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武道大帝 第二百七十九章 伏击武皇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金融

武道大帝 第二百七十九章 伏击武皇罗修离去之后,长河门主便来到了天河峰的后山禁地,觐见武皇老祖。当他一五一十的将罗修说过的那些话复

武道大帝 第二百七十九章 伏击武皇

罗修离去之后,长河门主便来到了天河峰的后山禁地,觐见武皇老祖。

当他一五一十的将罗修说过的那些话复述了一遍后,这位武皇老祖顿然便沉默了下来。

他的脸色很是苍白,气息有些虚弱,显然是重伤未愈的状态。

“那罗修应该没有说谎,老夫刚在天河峰的水下发现混沌石,紧接着就被李玄阳和陶老怪联手偷袭,肯定是门中有他们二人的内应!”

长河老祖沉吟半响,“无论是那李玄阳,亦或是陶老怪,都没有必胜老夫的把握,所以便只能联手,只可惜他们终究还是棋差一筹,没能将我偷袭击杀。”

“我长河门的护山大阵,他们两人无法破解,请一位七阶阵法宗师来,也在情理之中。”

长河老祖分析的条理清楚,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事实,那么长河门真的是大难临头了。

不过这场大难,还不至于是一场死劫,仍有转机!

只要长河老祖可以恢复伤势修为,以他武皇修为主持七级护山大阵,就算是李玄阳请来了七阶阵法宗师,也绝对无法抗衡护山大阵的威力。

“你说那罗修自称太玄门主,看来他当年在洞府小世界中得到的应该是一位上古太玄门强者的传承,继承了太玄门的道统。”

长河老祖眼睛微眯,蓦然伸手,“将他给你的丹药拿出来。”

长河门主当即上前,将那玉瓶取出,恭恭敬敬的放在老祖的掌心。

长河老祖将瓶塞拔掉,当闻到玉瓶中散放出来的药香时,拿着玉瓶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对于长河门主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家老祖露出如此失态的一幕。

“那罗修到底是什么来头?”长河老祖深呼吸一口气,目光闪烁不定

.jpg>

金光玉露丹,他虽然没有用过,以前却是听说过,并且见过,闻到过那种药香味,所以他可以确定,自己手上的这只玉瓶中,便是一颗金光玉露丹!

有了这颗七品疗伤丹药,他的伤势只需几日的时间就能复原!

……

从长河门返回太玄门的途中,罗修蓦然心有所感,看向头顶的上空。

一道遁光,以极快的速度飞掠而过,夹带着滔天的杀气,横空而去。

“好强大的气息,这是一个武皇老怪!”罗修微微一惊,“这天武国中难道还有其他隐世修行的武皇老怪?”

“不对……此人杀气滔天,而且去的方向,似乎是我太玄门的方向。”

想到这里,罗修脸色一变,对方明显来者不善,只是不知道,这位武皇老怪是紫府宫以前的仇家,还是他得罪的仇家。

罗修当即加快速度追了上去,心里面已经隐隐有了推测,他最近得罪的武皇老怪,对他有如此杀机的,除了那横云山脉一带的余家老祖,别无他人了。

与此同时,玄阳宗山门那边,李玄阳,孙千殇,百里元龙三位武皇强者也开始动身,前往长河门的所在。

……

“太玄门主罗修何在,给老夫滚出来!”

没过多久,罗修便远远的听到太玄门那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怒喝。

对此罗修并不担心,根据他掌握的情报,余家老祖余千化的修为是武皇四重境界,而太玄门的护山阵法将玄黄土炼化进去之后,防御能力即便是武皇后期强者来了,也很难破开。

甚至护山阵法的攻击能力也相当不弱,当初能够击伤孙千殇,这余千化也别想讨好。

然而除非对方被困在护山阵法之中,否则以护山阵法的攻击能力,能够击伤武皇,却无法斩杀对手。

这一次,对方主动找上门来,罗修可不想夜长梦多,若有可能,他准备将这位余家老祖,永远的留在这里。

一个武皇老祖若是陨落,其储物戒指中,必然有一笔很客观的宝物资源。

“太玄门中,有高连宏负责主持阵法,这余家老祖不是七阶阵法宗师,根本不足为虑。”

罗修并没有过去,而是在必经之路上,开始布置阵法。

轰!轰!轰!……

片刻后,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便响彻天地,余千化仗着自身武皇级修为,开始强行破阵。

罗修则是不慌不忙的开始布阵,首先是一座七级的困阵,再然后是八座七级杀阵!

一座困阵,八座杀阵,九座七级阵法连贯在一起,即便那余家老祖有武皇四重境界的修为,一旦落入阵中,也休想再逃脱出去。

余千化夹带着滔天怒火与杀气而来,木玄宗通过百晓楼购买了关于太玄门的情报,其中便有提及,这太玄门不过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刚刚建立起来的势力,其门主罗修,也不过是区区一个武王境界的小辈。

按理说,凭借他武皇老祖的实力,覆灭这样一个宗门不过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但是木玄宗购买的情报信息并不完全,其中没有提及这太玄门,是有一座七级护山阵法的。

“该死!”

余千化拼尽全力,却根本奈何不了七级护山大阵的防御,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今天看来是没法灭掉太玄门了。

“以为龟缩在这护山阵法中,老祖便奈何不了你吗?”余千化两眼通红,杀机四溢。

他认识一位七阶阵法宗师,相信只要将之请来,灭掉太玄门,便可轻而易举。

念想至此,余千化冷哼一声,便打算暂时离开。

此行虽然没能一举将该死的太玄门灭掉,但也摸清楚了对方的深浅,不过是仗着一座七级护山阵法而已,门中并无武皇级强者。

“哈哈,余老怪,既然来了,何必要走?”

主持护山阵法的高连宏,看到那余千化要走,立即仰头大笑,护山大阵转守为攻,射出一道煌煌如柱的金光。

“混账!”

余千化周身白芒璀璨,一掌将射来的金光打碎,不过他自身也受到金光中蕴含的能量冲击,身形退了几步,气血震动。

不过余千化的眼睛却是一眯,暗道,这太玄门的护山阵法防御力很强,但攻击力却不强,只是大概相当于武皇三重左右。

他不再逗留,身影化作一道剑光,转瞬便飞向天际。

在距离太玄门十三里外,罗修站在一座荒山上,背负双手眯眼望着天际边越来越近的剑光。

“余千化,你来犯我太玄门,还想活着离开?”罗修朗声大喝。

那天空中的剑光微微一顿,紧接着剑光收拢,显现出余千化的身影,面色阴沉如水。

他冷眼俯瞰望去,目光落在罗修的身上,“你就是那太玄门主?”

“不错,就是本座!”罗修微微一笑。

余千化眼睛微眯,杀机森然,“你一个小小武王,竟然敢在这里截杀老夫,本不知道老祖我应该说你勇气可嘉,还是狂妄无知?”

“既然你撞到了老祖我的手上,便先宰了你,过段时间再来灭掉你的山门!”

说着,余千化已经化作剑光俯冲下来,周身白芒璀璨,武皇金身弹指间粉碎真空。

武皇强者,魂肉合一凝聚金身,这金身代表的是一种武道境界,而非一定要金光遍体。

武皇金身凝聚之后,无论是真元的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会大幅度的提升。

“阵启!”

凝视着那俯冲而下,杀气腾腾的余千化,罗修淡定从容,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顷刻之间,无数道阵光交织,余千化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七级困阵封锁罩住。

轰!

紧接着,八座七级杀阵的威能齐齐爆发,一道道阵光蕴含磅礴杀机,如刀枪剑戟,将困阵中的余千化淹没。

“啊!……”

饶是余千化乃是武皇老祖,在八座七级杀阵的攻击之下,也是瞬间受伤,武皇金身的防御瞬间就被破开,浑身鲜血淋淋。

“给我破!”

余千化在阵中大吼一声,只见他的身后浮现出一尊十几丈高大的人形虚影,闪烁着璀璨锋锐的白芒。

这便是他所凝聚的金身法相,只是此刻在八座杀阵的围攻之下,这尊金身,千疮百孔,好似随时都会崩溃消散掉。

“小畜生,原来你早就布置好了阵法等着埋伏老夫!”

余千化不愧是武皇四重境界的强者,身受重伤之下,怒吼一声,不惜燃烧精血,金身法相伸出大手,强行将困阵撕裂出一个缺口,接着纵身一跃,总算是摆脱了这座困阵。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金色的战剑,名为龙骨金剑,却并不是真的用龙骨打造而成,而是用的一头金属性的蛟龙之骨。

虽然从困阵中脱身出来,但余千化的气势却是衰弱了一大截。

“没想到你这小畜生竟然有七阶阵法宗师的水平,老祖我倒是小瞧了你,不过你的修为太低,布置的七级阵法奈何不了老祖我,你还有什么手段?”

余千化冷然看向罗修,步步紧逼过去。

罗修仍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样,微微一笑,“被我的八座七级杀阵打伤,又燃烧精血破开困阵脱身,再加上你之前对抗我太玄门的护山大阵消耗的真元,不知道你现在的真元,还剩下几成?”

“笑话,老祖我就算真元不足一成,还灭不了你一个小小的武王不成?”

余千化冷然大笑,“老祖我一招就能将你打成肉酱!”

说着,余千化身影一闪,便持着龙骨金剑杀了过来,而罗修却不退反进,锵的一声拔出背后的通玄虎牙剑,周身气势狂涨,正面硬撼这位武皇强者!

对于罗修身上气势的变化,余千化并不意外,因为他知道对方能够杀死余白,重伤余春秋,必然会有武君级的实力。

他一剑斩出,将罗修连人带剑震退几步,狞笑道:“小子,就算你的实力可以媲美武君九重又如何?老夫真元损耗大半,实力仍然远非你所能比。”

“给我死!”

他一掌拍出,罗修以拳头硬撼,嘭的一声,就被轰飞了出去,嘴角溢血。

“妈的,武皇级老怪果然变态,看来要动用全部的底牌,才能够一战了。”

罗修吐了一口血水,一双眸子也泛起了狠戾之色。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