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求仙则仙 第四十一章 温暖_1

2019年12月05日 栏目:网络

求仙则仙 第四十一章 温暖前院,唐瑄奇忙不迭地带着唐承眷去找阮葵,打算通知全家,为唐承眷庆祝此事。唐承眷有点后悔,他是不是进阶太快

求仙则仙 第四十一章 温暖

前院,唐瑄奇忙不迭地带着唐承眷去找阮葵,打算通知全家,为唐承眷庆祝此事。

唐承眷有点后悔,他是不是进阶太快了?不然这个便宜爹为何这么开心?难道万年之后,现在的云泽大陆已经倒退成了……这个鬼样子?

他正感叹着,而阮葵早就听到了唐瑄奇的动静,巴巴地就赶来了。唐承眷上下打量着这个脚步匆忙的少妇,还是难以置信,他这辈子的母亲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人?

横看竖看,她都像是长在唐瑄奇身上的一个卵,唐瑄奇去哪里,她就去哪里,唐瑄奇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好像她活着就是为了唐瑄奇一样。

如果说唐瑄奇也对她好,那还罢了,可阮葵算得上唐瑄奇生命中重要的五个人之一么?以他的女人而论,如果不是诞下她,也许没有多久,这个智慧颇不高的女人也就该要失宠了吧?到时候大概能够排到一百名开外去。

唐承眷听闻过唐瑄奇曾经是怎样宠溺唐承念的,因此更觉得脊骨发凉。唐瑄奇的宠与爱都太难以捉摸了,上一个失宠的人是唐承念,也许下一个就是他。

虽然同是男人,唐承眷却无法苟同唐瑄奇和阮葵之间这种畸形的关系。上一世的他,还算是顺风顺水,母亲是高明的修者,父亲是标准的妻奴,咳咳,说这种话似乎对父亲有些大不敬啊。——但不管怎么样,他的父母是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夫妻。

至于唐家么……说起来,后世的女修竟然会演变成男修的附属?经历过上古大时代的“唐承眷”,对此表示难以理解。

他越发想要搞明白,在这万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阮葵已经跟唐瑄奇说上话了。

“夫君。”她学着明月倩的叫法,“何事?”

“眷儿已经踏入炼气期了。”唐瑄奇看到阮葵,才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匆忙,仿佛在掩盖什么一样,有些懊恼,语气便变得有些淡漠。

唐承眷暗嗤了一声,翻脸如翻书。

“什么?炼气期?”虽然唐瑄奇显得很平静,阮葵只当夫君是见过了大世面的人,不以为意,可她还是震惊又惊喜,当即蹲下身子,拼命夸奖起了唐承眷,“眷儿好厉害,三岁便踏入了炼气期……不对,你修炼功法才多久啊,这么快就成功突破了,真厉害!真聪明!”

唐瑄奇彻底后悔了,待会儿真要为唐承眷专门举办庆祝的宴会么?宴会上,他领着阮葵?他忽然打了个哆嗦,决定自己不应该太明显地厚此薄彼,正好唐承念也进阶了,只是这个消息一直压着,如今彻底一块儿庆祝。

对,这样的大场面,他还是应该带着明月倩才行。

虽然平日里唐瑄奇非常喜欢红颜们气质不同的容貌,但到了这种时刻,他才觉得,明月倩的长相安全。——确切地说是为人处世的态度,当然,唐瑄奇并不会承认这一点。

原本请兰诗嬛也行,只是那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时不时就拿出头痛头晕头昏脑涨借口来搪塞,何况这是为唐承念和唐承眷准备的宴会,以兰诗嬛为主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唐瑄奇做了决定,当即命人去请明月倩。

没一会儿回话来了,明月倩坚定地表示她们三个有其他安排,不能赴宴,标明,如有意外情况,可能立刻病倒。

这还是明月倩少女的时候,常常和他玩的情|趣,想不到如今也做了搪塞他的借口。

唐瑄奇暴怒地捏碎了明月倩送来的玉简,负责传话的侍卫吓得抖若筛糠,得到唐瑄奇挥手退下的命令,如蒙大赦,当即倒退着逃走,有多远跑多远。

“不来就不来,倩姐姐真是太过分了,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您!”阮葵很不要命地插嘴道。

唐承眷绝望地捂脸,智慧低也就罢了,怎么可以低到如此令人发指的程度!

果然,倒楣的阮葵成功转移了唐瑄奇的注意力——做了他的出气筒,直接揪起来就往外一丢,那角度,跟飞出去没两样。

啧,又飞出去了。

唐承眷为自己的未来深深地一鞠躬。

这动作却引发了唐瑄奇的误会,让他想起刚刚被他丢得飞出去的女人还是身边这个天才的娘亲,无奈,只好又亲自跑一趟,将阮葵给提回来,好言好语地劝说讨饶。

没一会儿阮葵就抹干了泪,红着眼睛感动不已:“夫君,您对我实在是太好了~”

这个女人究竟是怎样平平安安长到这么大的啊?这回,唐承眷真的被震撼了。

阮葵的眼泪才刚擦干,便遥遥听到了一句喊过来的嘲讽:“呀,小葵葵又被丢出去了?”

兰诗嬛双手拢起,等着阮葵看过来,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动作。

“兰诗嬛!夫君,您看她!”阮葵娇俏地一跺脚。

呃,好在她也是修仙之人,保持青春靓丽是必须的,唐承眷感叹,也就只有修真界才能看到这种状况吧?明明不是少女,却有着一张少女脸和一颗少女心。

这样的女人,唐承眷还是很欣赏的,可若是成为自己亲近的人,那就可怕了。

感觉上,不管他怎样努力,这个女人都会一不小心害他付诸流水啊。

前途黯淡,未来,真是一片黑暗……

跟唐承眷这边半死不活的气氛相比,明月倩那儿可就热闹多了。

虽然只有三个人,那气氛却好像有三百个人一样嘈杂。

谈话声、锅碗瓢盆碰撞声、铲子锅沿滑动声、油滋滋声……

三人,除了唐承念被按上了“宴会主角”和“七岁女童”的双重身份,只被允许摆放碗筷以外,明月倩和唐承奕都在神秘兮兮地准备菜肴,其他侍女们都被赶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发起这个活动的人是明月倩,认为既然是唐承念的修真界初踏入体验,她和唐承奕也应该做一件从前没有做过的事情来纪念和庆祝。

明月倩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婚前是;

唐承眷是个不近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大丈夫,很快是。

所以两人同样不曾做过的事情就只有……做菜。

“念儿,你猜猜娘亲做的是什么菜?”明月倩特意把锅盖盖上——虽然只要一道神念就能透过去,不过为了活动的神秘性,三人都主动地遗忘了神念这回事。

“先猜猜我的吧!”唐承奕迫不及待地插嘴。

“行,先猜奕儿的,再猜娘亲的!”明月倩立刻改口道。

唐承念哑然,天底下的菜那么多,她哪晓得这里头会装着什么?

随便猜一个吧,“蛋炒饭?”

“呃,不是。”

“念儿,那不是菜!”明月倩自觉能教会女儿一个常识,十分开心。

“炒蛋?”唐承念也改口得飞快。

“也不是。”唐承奕等不及地打开了锅盖

,“你猜错了!”

呃……刷锅水?

唐承念想了想,没有把这个伤人的答案说出口,她很严肃地研究了一下,“清水……煮蛋?”

“答对了!”唐承奕放下锅子拼命鼓掌。

明月倩笑道:“奕儿,我们这回算是心有灵犀了。”说着也掀开了锅盖。

这回唐承念没心理准备,直接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刷锅水?”

“哈哈哈……”唐承奕往明月倩手中的锅子里看了一眼,狂笑起来,越笑底气越不足,慢慢哑口。

他锅子里的东西跟明月倩锅子里的东西好像没什么两样,那边是刷锅水,他这儿不也是刷锅水么?

明月倩非常坦白地指着唐承奕打开的锅子,道:“你做的也是刷锅水!”

“不是,我做的事清水煮蛋!小妹猜出来了!”

“可是你看看,我们这两锅是不是一模一样?”

“呃,但是小妹了,我这个就是清水煮蛋!”

“那我的也是清水煮蛋!”

眼看着拌嘴越来越幼稚,唐承念自觉心理年龄,不得不出面调停:“你们都冷静点……呃,我宣布,你们做的都是清水煮蛋,好不好?”

“好!”“好!”明月倩和唐承奕异口同声道。

唐承念刚松了口气,便听到耳边传来一句:“那咱们就吃吧!”

说话的人是明月倩,唐承奕附和。

唐承念打了个哆嗦,开什么玩笑,这种刷锅水一样的东西吃了会毒死好吗?

“娘,大哥,其实……这些年,我也学会了做菜,不如你们尝一尝我的手艺?”唐承念若无其事地开口。

“念儿要亲自下厨?”明月倩感动地点点头,“行,不管念儿做什么我都吃!”

别说得这么委屈啊,这话由我来说才恰当!——呃,当然,可以不吃的话还是更好。

虽然唐承念说的是下厨这么高级的词语,实际上做的还是趁手的蛋炒饭。

正是上一世她的拿手好“菜”。

究竟是不是菜也不重要了,反正吃这个蛋炒饭总要比吃那两份刷锅水好。

她很快做完,舀到了碗里,炒的是两桶饭,先端上来三碗,余下的温在还有余热的锅子里。

“念儿,你真了不起!”明月倩发自内心地感慨。

她真的觉得女儿太厉害了,不仅次聚灵就成功,而且没多久就跨入了炼气期,竟然还学会了蛋炒饭!她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唐承奕:“奕儿,你可要跟念儿好好学习,可不能连下厨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唐承念默然吃饭,咦,唐承奕难道不是“不近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大丈夫”的人设吗?

而且下厨并不简单啊。

至少对于你们两个来说,算得上困难的事情了。

唐承念摇摇头,许久没有尝过自己手艺了,时隔多年吃到,竟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难道这就是家乡的味道?哈,真是恶心的台词。

一边自我吐槽,一边用米饭裹着眼泪,狠狠咽进了肚子里。

那是永远无法回去的地方了,爸爸妈妈都不在了。

但至少在这里还有一个家。

明月倩,唐承奕,都是她的家人啊。

‘我真的会保护你们,哪怕豁出去,也绝不会让你们如故事里说的那样,走上那条悲哀之路。’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

韶关市红十字会医院怎么样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哪个治的好

贵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海南治疗男科医院

五个月宝宝止咳小妙招
宝宝咳嗽厉害小妙招
小孩晚上咳嗽很厉害怎么办
三岁小孩咳嗽厉害怎么办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